年末

前几天下了2009年第一场也是最后一场雪,虽然味道不怎么样。杭州是难得下雪的,也许是因的全球变暖,但暖冬也着实不是什么坏事。

今天是2009年的最后一天。午后。微暖。回实验室的路上,阳光有些刺眼。手边有一摞的事情要做,代码、综述、考试,还有头疼的Tomasulo,这个肚皮GG一晚上念叨了三次的名字。今晚怕是要出去的吧,最近也总是一轮接一轮的活动,静不下来。所以元旦过后,“要好好学习杜绝一切腐败活动”,是这么想的。

今年我从bb变成了SS,是正式的,不但签了卖身协议,也上了贼船,没有反悔的机会。当初下这个决定多少有点懒的成分在里面,拿金融危机找不到好工作做挡箭牌,想赖在学校里不走,因为想不好要做什么第一步应该往哪踏。其实现在觉得,读研本身就是一步,踏出去了就已经有很多其他的方向消失了。

当年看《Honey and Clover》,阿久和森田说“人生过于短暂,能打开的盒子是有限的”,就觉得心里面的某种恐惧突然清晰了起来。“是不是在我不知道的时候,真正想要选择的已经消失了”“不要塞给我不想要的啊,快要来不及了”之类的,总觉得时间紧迫,却不知往哪里走。有时候会做这样的梦,白天起来听小田爷爷的声音才觉得安心。老人们都说,迷茫总会过去的,只是迟早。

从去年开始做导致我毕业答辩没有拿优秀寒假只休息了一个礼拜暑假在北京杭州黄岩机场来回奔波了四趟吸了好多粉尘喝再多绿豆汤也没有用的科技馆项目总算结束了,虽然还有些余音袅袅不绝如缕。对于这种在短时间里反复接触的东西,事后只要一碰就觉得恶心,这怕也不是什么好习惯,可是厌恶之请由心而生,我如何改得。

报了明年522的托福,并不为的出国读书,这心思从我妈和我说一亲戚临死都没见到女儿最后一面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是让她女儿去了美国”我抖了抖想起阿四说他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时候就没有了。原因很简单,托福贵,能迫使我学英语,学好英语好看论文、好找工作、好赚钱,也许还能出去短短地转一圈再回来。我十分有毅力地花了两个月按记忆曲线背完了本词汇书,可以小小地骄傲下,虽然不知道记住了多少。

接着,就是些零散的事情,记不太准确。心爱的游戏有些虎头蛇尾,不过总是做完了;体验了次LINUX,看了半个月的内核代码和文档,得了李善平的一句满意,我很满足;本月过马路的时候雨纷纷戴了帽子一不小心碰到了一辆四个轮子的车,撞断了人家的后视镜,相应地我的脚也断断续续地疼到了现在;惹了些不该惹的人,做了些不该做的事,是我不够镇静决断,一定不能让家里那群人知道不然又要说我;过年的时候莹mm要订婚了,祝福她;去年的新年愿望没有实现,今年还是接着许那两个,我要烦死上帝和老天爷直到他答应我。

末了,今年最爱的歌词,“季節は色を変えて幾度巡ろうとも この気持ちは枯れない 花のように揺らめいて 君を想う”,还是这句。
季节改变色彩已几度轮回,如花般摇曳的心情却从未枯萎,想念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