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的声音。Spitz~

对音乐一直保持着先闻声再识人的习惯。往往听一首歌很久很久以后才会去翻歌手的名字找他的履历,至于记住相貌更是几个月以后的事情了。其实不止对歌手吧,对身边的普通人也是这样的。高中的时候花了两年才把全班同学的脸和名字对号入座,结果才保持了一年就又分开了,再到现在,就连名字也有些模糊了。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我的生理缺陷。

Spitz算是唯一一个我先识人再闻声的。Spitz是一种小狗的名字,狐狸犬类,小型,分布于芬兰、德国、日本。日本银狐犬Japanese Spitz,毛是纯白色的,据说对主人特别地依赖但是对陌生人却神经质地多疑。当年瞎逛的时候见到一文谈到Spitz小犬的育养方法顺便说到了日本有只乐队就叫Spitz。突然就觉得好有趣。于是就。。。恩。

相比L团,Spitz绝对是支朴实无华的乐队,编曲风格也明亮得多,就连行事也低调得一塌糊涂,宣传活动也很少参加。用Vo.草野正宗的话说,“我们不像是一级的乐队”,“是像副食小吃性质的乐队”。虽然也是日本乐届的传奇人物,但就算是在鼎盛时期他们也不曾大红大紫到抽筋的地步,不过还是属于单曲初登场NO.1在公信榜上徘徊的人。

Spitz的歌大多是歌颂青春的。这个主题。。。的确有点老套,但是草野唱来却从没有感到过丝毫的恶俗。就算是俗套,也是完美的俗套,就像白雪公主和白马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故事。听歌的时候总觉得有风的感觉,暖暖的,想要闭上眼睛和曲子一起慢慢地左右摇摆。应该叫陶醉吧。Spitz的歌最适合在有阳光的午后听,要走在有树荫的路上,晃着小包;地面有白色的线的话,就沿着一直走下去,看看可以到那里。都是些快乐的歌,轻轻的鼓点,轻轻的吉他声,仿佛他们对于生活从来都没有什么不满,一直都是很乐观的样子;偶尔有些忧伤,也是细细地藏着,不似樱花,倒有风一样的豁达。

草野的声音在众多歌神面前实在不算出众,有点沙,没有太多爆发力;但配上Spitz的音乐,却很神奇地扣人心弦。一曲过后,空白的静音处,总还有些什么东西在那里回荡着。没有震撼,却是动人的温柔。很多的温暖在里面。

给Spitz称号大多是日本民谣摇滚诗人团体。草野的歌词,即使在我这个日语半吊看来,也是美得一塌糊涂的。有人把草野比作歌坛的村上春树,是想赞叹草野的文采吧。但有时却不太能把握词的主线,有种“只是在表达某种情绪,其实什么也不想说”的感觉。草野自己也说过,写歌其实就是带一个小本子在身上想到的句子就随时写下来,再串在一起,再推敲斟酌许许,便就成了,之类的话。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觉得很放松,原来草野的歌诞生在停停走走断断续续的旅行中,那么当然,听的时候也可以轻松些,多多地感受它散发出的随意的灵性。

![folder[43]](http://lh5.ggpht.com/_NFbnZk4IksM/TM5f8Jq-INI/AAAAAAAAAPI/INUoKv-G8U8/s1600-h/folder%5B43%5D%5B3%5D.jpg) ![folder[45]](http://lh5.ggpht.com/_NFbnZk4IksM/TM5f9ouU6SI/AAAAAAAAAPQ/eqApQlF_Bo4/s1600-h/folder%5B45%5D%5B3%5D.jpg) ![folder[47]](http://lh5.ggpht.com/_NFbnZk4IksM/TM5f_cx1R4I/AAAAAAAAAPY/Wa7jJ20wFqI/s1600-h/folder%5B47%5D%5B3%5D.jpg) ![folder[51]](http://lh4.ggpht.com/_NFbnZk4IksM/TM5gBEJhDuI/AAAAAAAAAPg/84Z3yq3A6oA/s1600-h/folder%5B51%5D%5B3%5D.jpg)

对音乐的执着是好乐队的天性,也往往最能打动人心。Spitz也是,Laruku也是,还有Nirvana、H.I.M、Muse、Green Day等等无法穷举的各位们,个性里都有相当的“固执”在里面。队员间往往会分开好久各自写歌、练习或者汲取灵感,当然还有过私生活,攒到快要满溢的时候再聚到一起,摊开几十首甚至一百多首歌的谱子,边上放着预选录好的小样,然后举手争论再举手,挑不出了就再补,最后留下的10+首才成为下一活动阶段会发布的作品。有的做成单曲,有的收入专辑,流转到我们的手上和耳朵里。对于精致的音乐品质的追求,即使不能打榜也要坚持自己的想法的勇气,相比之下,真的足以让某些平均几个月就发一张专辑的所谓歌手无地自容。

当然,说些题外话,Major乐队的早期作品其实都是市场和他们自己的个性博弈下寻找均衡的产物,只有到后来渐渐大牌了Member们也渐渐想开了成熟了,才有了更多的资本和力量坚持自己的信念,这也就是常说的“听到了成熟的曲风”的时候。

![snapshot20060520003549[9]](http://lh6.ggpht.com/_NFbnZk4IksM/TM5gEGUXYtI/AAAAAAAAAPw/vLAbZCWmY20/s1600-h/snapshot20060520003549%5B9%5D%5B3%5D.jpg)



拿Spitz和L团比较的话,Laruku们多少有些王样的味道,live的时候也要在高高的舞台被膜拜;Spitz则更容易亲近些,有些邻家哥哥谈吉他唱歌的味道。很难说哪种更让人喜欢,事实上,Spitz多的是亲和力,而Laruku多的是控制力,总觉得听他们的歌思想很容易被控制XDD。对Spitz的喜欢可以放在心里一年一年慢慢地发酵,但是换到Laruku身上,其实狂热更多些,不在live上狂喊他们的名字,就实在无法想到其他方法可以表达得淋漓尽致。




好在两者,我都不偏不倚地喜欢着。

※推荐
推荐3首歌。一首做了我将近半年手机铃声Q殿也十分喜欢的[夜を駆ける]。一首质朴温暖单曲封面是只林中的小梅花鹿的[若葉]。最后一首,Spitz的名曲[Robinson],午后红茶CM曲,贴切到美妙的曲子、声音和香味。











*




这文章以前在BAIDU空间发过,带来了第一次来自搜索引擎的访问。今年有个很大的愿望就是把“亲爱的人们”写完,这个“宏大的目标”曾经因为BAIDU空间的废弃而一度搁置让我觉得可惜。有爱就要大声说出来。所以,还是从这篇对Spitz的爱开始,谈谈我心里那些无比亲爱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