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始

1日,抱着大大的一束百合,打了两次的,才找到莹妞说的新开的高级会所附近的某新开的酒店,末了上楼还被当成送花的小妹= =,酒店经理义正言辞地对俺说“怎也不知道带个花瓶来!”。离被告知的时间已过半小时又一刻,主角们竟都还没到,在场的全是三姑六婆或者花白头发的叔爷们,么有一人认识俺的><,所幸俺临危不惧才不致酿成惨剧。

许是订婚请的人本不多,又是中午能来的更少(俺也是头一遭参加,说是订婚酒女方中午男方晚上),一顿饭吃下来除了主人家,只认识三颗人,两颗是我初中同学一颗是我小学同学T T。真是有史以来最寂寞的一顿酒席。不过见到久违的同学还是开心的,另加兄愈发惊艳,安小妹则愈发讨喜,笑问何时办喜酒,两人竟均答“如果一个人也行,那便可以办了”。我对八卦真是迟钝吧,记忆中两人都是花草有主的。

算来离家已近8年,和家乡已经有些脱节了,逢人说话讲方言要先思考半拍关于如何表达,不识得新开的酒店餐厅、新造的街道小区、其实是南边大片新造和东面大片改造的所有。这个地方和我的记忆愈发不像了,初中时在江滨闲逛可从来不会遇到黑不溜秋的黑人。希望那些好吃的小食店别拆别搬别换老板最重要别变味道最好别加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