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WOW毕业留念

写在熊猫人将开塞拉摩沦陷罗宁会死吉安娜要博出位的9月25日。

手边的《如果宅》还只看了一半不到。作为一个巫妖王时代才被大饼带进WOW的才刚开始旧了一点的玩家,书中的那些“服务器娘被修空调的大叔抱走”“三季稻在荆棘谷猎杀小号”的桥段,其实是有些陌生的。我们用的是YY,他们用的叫UT。
其实在巫妖王时代,WOW里一些我向往的游戏元素已经开始流失了。那时,我就是一边找背偷钱,一边听左边的大饼抱怨暴雪改掉了各种有趣的设计。那时,我还是个经常忘抹毒药只喜欢偷东西的贼,现在也还是。小萱萱扔给我们1w金和10个霜纹包,骑着摩托赶过几个部落,竟然就AFK了。

常常觉得可惜,我都没有经历过副本门口的跑尸恶战,我甚至都没有亲手做过毒药。虽然兢兢业业地做完了职业任务,却没有实质的效果,这很无趣。到大灾变时代,为了团队配置速成了个牛头大萨满,我一直觉得,那些厉害的图腾和火大爷,来得太容易了。

不过,至少我见过副本打到一半没箭了的猎人,见过攒灵魂石的术士,我在祖尔法拉克捡尸体捡到手抽筋,在斯坦索姆见到一个80级的圣骑拖着满副本的怪跑着跑着被敲出春哥来,噗哈哈。我对着银松森林的草药和湖波吟过诗,听过黑海岸边多情的精灵的哭声,感叹过贫瘠之地的广袤,我的小猎人带着修玛一直到60级。
我一直记得我曾是一个暗夜精灵。

p_large_7LQZ_0c6b00012d065c70

说起来,我的AFK。H脊背还在开荒中,灭了2周终于掀掉了第一块板;还没有拿到DS英雄成就,没有女仆龙,装备离毕业远了不止一点点。突然就觉得累了,往死里地讨厌老五。和风mm交待完后事后,一直很担心团就此散了,内疚了一个礼拜。后来看到风mm更新过H8的成就,总算安心。只是recount里的人,认识的已不过半数,又觉得伤心。

想起来,以前虹盏论坛里有人说“总有一天,我也会从LARUKU毕业。但是我希望,我永远记得曾经喜欢过LARUKU这件事情。”卫宫似乎也说过类似的话。对于WOW,我也是这样的想法。

对于一个运营了几乎八年的网络游戏,我很尊敬WOW和开发运营它的团队。无论今后WOW希望往哪里走,想要面向哪个阶层的玩家,我会一直对我曾经真实感受到的艾泽拉斯土地的坚实感,心存感激。

怀念所有我曾经遇到过、战斗和一起战斗过的大家。

original_4qH8_714500000735125f